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專題推薦

“全能神”教主的“邪性”剖析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日月 時間:2019-04-28

  “全能神”邪教穿著基督教的外衣,給人們一朦朧的宗教色彩。事實上,這是一個與基督教完全背道而馳的典型的邪教組織,其教主趙維山的“邪性”,在其創立的邪說和日常行為中暴露無遺。

  探究“全能神”邪教教主趙維山的“邪性”,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大家一定要火眼金睛,全心識別,可別被騙了。

  一、邪路起家,盜用基督教義

  “全能神”教主趙維山,原系黑龍江阿城市淀粉糖廠工人,1983年趙維山開始信奉基督教,在當地“三自”教堂做義工。1985年,34歲的趙維山遭受到人生重大打擊,其父母和女兒因煤氣中毒死亡,從此開始走上邪路。l989年底,趙維山帶領手下骨干“外出尋真道”,在河南省清豐縣接受“呼喊派(常受教)部分教義,后回阿城市永源鎮建立“永源教會”,自封“能力主”。1991年“永源教會”被取締后,趙維山逃至河南、山東等地,成立“真神教會”,鼓吹包括他自己在內的7人是“神的化身”。隨后,趙維山遇到楊向彬,因為看中她的“天賦”,趙維山決定將她見證為“女神”。1990年-1993年間,趙維山不斷變換手法,將其邪教信奉的“神”從“能力主”過渡到“神本體”,再過渡到“全能神”。這種過渡,需要理論支撐,于是趙維山便冒用基督教教義,將《圣經》中“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歪曲為“閃電是東方發出直照到西方的,所以我是降臨在東方的,我就是基督,我把幸福帶給東方之民”,完全篡改《圣經》“人子降臨,猶如閃電般迅速”的本意。就這樣,趙維山冒用基督教名義,完成造神全部工作,創立了“全能神”邪教組織,廣泛吸收信徒教眾,在邪路上漸行漸遠。

  二、編造邪說,精神控制教眾

  趙維山之所以能拉攏成千上萬的信徒,最主要原因在于其編造的獨具一格的歪理邪說。趙維山的歪理邪說主要體現在《話在肉身顯現》、《上面的工作安排》、《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等中。其歪理邪說的核心內容:一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說。趙維山聲稱,基督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孩,名叫耶穌,向世人贖罪。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孩,名叫“閃電”,出現在世界東方中國。該“女神”就是由趙維山提出、多人見證的“全誠神”楊向彬。二是時代劃分論。趙維山將歷史劃分為“律法、恩典、國度”三個時代。律法時代為《舊約》時代,上帝耶和華制定了許多的律法,即與以色列先祖立約。恩典時代為《新約》時代,即耶穌為人類帶來很多恩典。現在是國度時代,即“女神”帶領人們進入新的千年國度。三是人性敗壞論。趙維山極力貶低人,其邪說通篇充斥著對人的污蔑。他在《話在肉身顯現》中說:“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旦敗壞的人”。在《生命進入講道的交通》中,他說:“撒旦統治這個人類幾千年,人類越來越敗壞,越來越邪惡,導致整個世界越來越黑暗,這是撒旦統治人類的結果”。“在現在這個黑暗的世界里沒有人生,都是畜生,都是鬼生”。“這個世界、這個人類太兇惡了!”四是末日論和蒙拯救論。趙維山不斷發布世界末日將臨的預言,制造恐慌氣氛,宣揚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恐嚇信徒。《話在肉身顯現》“各式各各樣的瘟疫將泛濫成災,像洪水一樣張開了血盆似的兇惡的口,將要吞吃你們。時候已到!沒有任何考慮余地,只有回到我的面前,是你們蒙保守的唯一出路。”

  趙維山運用他編造的歪理邪說,在信徒心理上打上一層層枷鎖,要求信徒絕對順服,不允許信徒論斷“神”(楊向彬)及“圣靈使用的人”(趙維山),要求對“神”的話人只有順服,不能質疑,對“神”說話有懷疑時要反省、批判。除了順服“神”之外,他還要求信徒一切應聽命于被“圣靈使用的人”,違背一點也不行,得絕對聽從,不要分析對錯,或對或錯都與你無關,你只管絕對順服就是了,從而牢牢進行精神控制。

  三、與神生子,難圓彌天謊言

  趙維山的行為是荒誕不經的,最離譜的是居然和“女神”姘居生子一事,趙還煞有其事地引經據典圓謊,從中也可窺見其“邪性”不是一般。

  從“全能神”發展歷程看,趙維山認識了楊向彬是在1992年左右,當時楊高考落榜,得了精神病,經常胡言亂語,聲言上帝給自己啟示。野心勃勃、一門心思想擴大影響力的趙維山聽說后狂喜,看到了楊的利用價值,于是大力包裝楊,1993年,趙維山見證楊向彬為“女神”。1995年7月,楊向彬在開封生下兒子趙明,由“全能神”信徒“小童”、其姐楊同彬等極少數人照顧,對組織內絕對保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雖然趙維山禁止信徒談論“女神”、“圣靈使用的人”的真實身份等話題,但禁止不代表信徒們私下不去想、不去談。趙維山和“女神”楊向彬姘居生子一事,引起信徒懷疑。于是乎,趙維山又拿起他那一套歪理邪說,鼓起三寸不爛之舌,忽悠信徒。

  《話在肉身顯現》曾多次提到耶穌沒有丈夫、孩子。如在“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一章中提到“神所認為的‘正常人’就是出生在一個正常家庭里的人,這樣的一個人,才能具備作神性工作的條件,但是如果他有妻子、有兒女或有丈夫,就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這里,趙維山是肯定“神”是不可能結婚生子的。但是,在隨后下發的數份《上面的工作安排》中卻明確說耶穌有兒子。他還在《只有具備真理才能真正合神使用》中關于“耶穌是否生子”進行大篇幅論述。“如果耶穌真的娶妻生子又有什么錯誤呢?他娶妻生子與完成使命并不矛盾,也不會影響神的工作,人為什么要加以論斷與定罪呢?可見人類太沒理智了”。“耶穌娶妻生子有什么不好的?難道只許撒旦娶妻生子,只許敗壞人類娶妻生子,就不許耶穌娶妻生子”。“難道耶穌不配娶妻生子嗎?難道耶穌不配有兒子嗎?難道耶穌的兒子能對人類不利嗎”。在《從人對神的觀念與論斷來看敗壞人類的本性實質》中,趙維山也有關于耶穌娶妻生子的論斷:“我們信耶穌是神道成肉身,是人類的救主,這就足夠了,這與他是否娶妻生子沒有關系,即使他娶過妻生過子也不是錯誤,他把救贖人類的工作作完了,成全了神的旨意,至于耶穌是否娶妻生子,那是耶穌自己的事,人類無權干涉”。

  從這些論述中,趙維山實際上直接承認了耶穌有兒子。可眾所周知,耶穌沒有娶妻生子,這是舉世公認的事實,已經被2000多年的歷史所證明,也被趙維山所承認。可是后來為什么趙維山要處心積慮地否定?為什么趙維山的話在《話在肉身顯現》和《上面的工作安排》產生矛盾?考證《話在肉身顯現》和《上面的工作安排》產生時間,這些疑惑不難而解。

  《話在肉身顯現》出于1992-1993年,這本書內容主要是“女神”楊向彬的“說話”,那時楊才19-20歲,趙、楊二人尚沒有生子,因此公開聲明“神不能結婚生子”。而《上面的工作安排》形成于2005-2O07年,趙維山與“女神”之子趙明已經10余歲了,國內一些早期骨干知道2人生子之事,為防止這些信息擴散動搖其在信徒心中的地位,趙維山不得不編造“耶穌也曾娶妻生子”的謊言來給信徒們“打預防針”。此時的趙維山已經亂了方寸,直接說“難道耶穌不配有兒子嗎?”為什么趙維山不說耶穌有女兒而說有兒子?因為趙維山生的是兒子,所以就口不擇言,直接說“耶穌有兒子”。

  事實勝于雄辯,趙維山與“女神”姘居生子一事,撕開了“女神”神秘面紗,讓所謂“女神”跌落神壇,暴露出丑惡面目,不管趙維山怎么忽悠,就是撒上一千個一萬個謊言,也難圓其說矣!

  四、聚斂錢財,外逃逍遙法外

  聚斂錢財是趙維山建立和發展“全能神”邪教組織的重要目的。盡管他聲稱“在神家奉獻與捐獻完全根據個人的信心與自愿,神家不作任何規定,也不許任何人強迫或限制別人奉獻與捐獻”,但同時他又要求信徒“每個人都應為神的作工獻上自己的一份,不管人怎么領受都可以。”但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話,是言不由衷的。《話在肉身顯現》也多次鼓動信徒們“奉獻”、“盡本份”。趙維山認為,信徒“奉獻”少,“盡本份”少,是不合格的信徒,《第十七項真理》“如果受造之物不能盡上自已的本分,那就如同衣冠禽獸一樣沒有良心與理智。”謾罵不“奉獻”的信徒為衣冠禽獸,開除一些不奉獻的信徒。因此,信徒都以向“神”多奉獻為榮,顯示忠誠。

  2000年9月,趙維山偽造證件,化名“許文山”,騙取公務護照,從上海潛逃美國。潛逃后,趙維山并沒有放棄國內的“江山”,在境外遙控指揮境內組織活動。

  只要能換錢,趙維山的“全能神”邪教什么都收。除了奉獻的錢,奉獻的衣服、糧食、食用油、銀元、外幣、金銀首飾等也收。糧食、衣物、食用油除了少數給生活困難信徒外,其余全部變賣,銀元、外幣、金銀首飾等一律變賣。

  趙維山對“奉獻款”的管理非常嚴格,專門出臺《關于神家錢財(祭物)的監管與事故處理原則》進行規范,分別由教會、小區、區分級保管。教會保管的錢款不超過1000元,小區保管的錢款不超過10萬元,超出10萬元以上的數額由區帶領、講道員負責監管。這些“奉獻款”一般分散在各個所謂“存錢家庭”,有大額支出時,管款人員偶爾也會將“奉獻款”短暫存入銀行,但互相監督比較嚴格,常常是以一個人的名字開戶,一個人保管銀行卡,一個人掌握密碼,使用錢款時須三人同時到場,互相制約。

  牧區不保管錢,只掌握各區數額,然后根據趙維山指令,指揮各區自行將“奉獻款”轉移至指定位置。2009年以前,趙維山主要指使境內管理邪教人員通過虛假貿易、地下錢莊將資金轉移出境,僅2000年到2007年何哲迅(骨干)經手處理匯款超過6000萬元。2012年,趙維山要求赴香港參加培訓的信徒每人過境時攜帶2萬元人民幣的奉獻款,過境后交香港“全能神”成員。據估算,趙維山通過這種人力交通的方式,帶出了至少2000萬元人民幣。2016年以來,境內共向趙維山輸送“奉獻款”約1.3億元人民幣。

  對于信徒奉獻的“奉獻款”(祭物),趙維山明文不準任何分享,《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第三條“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女神”楊向彬更是視財如命,一旦有人染指“祭物”,“女神”就破口大罵:“我耶和華的祭物是供祭司事用的,你是祭司嗎?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擺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錢了!不值錢的賤貨!”其聚斂錢財的面目暴露無遺。

  靠著這些“奉獻款”,趙維山在美國逍遙法外,住豪華別墅,過著安樂生活。

  五、胡亂妄言,影響社會穩定

  趙維山自稱是“圣靈使用的人”、“大祭司”,他常常做一些不靠譜的預言。2000年,趙維山預言我國內亂。2006年,在《教會工作原則手冊》中,趙維山預言“從各方面的跡象看,大紅龍的氣數已盡,馬上就要內亂”。在《從人對神的觀念與論斷來看敗壞人類的本性實質》中預言“難道現在人還看不見大紅龍隨時都有垮臺的危險嗎?2008年的奧運會就是一個大限,大紅龍能不能逃過這個期限實在很難說”。在《非常時期神家錢財管理的最好方式》中預言“奧運過后的形勢越來越混亂,危機就在眼前,隨時都可能發生內亂,2009年大紅龍的末日到了”。更可笑的是,20l2年10月12日趙維山公然宣稱十八大開不成了。趙維山的鬼話,無一應驗,但對社會影響極壞,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受到影響,跟風認為世界末日要到了,引起極大恐慌。據報道:浙江義烏,一個名叫楊宗福民間發明者正在加班加點制作“諾亞方舟”。這種售價在150萬元到500萬元之間的逃生裝置,已接受了26個預訂,其中一個山西老板就定做了15個;堅信末日來臨,大規模的教徒走上街頭,公開傳教,2012年12月5日至6日,僅青海省西寧市、格爾木市等地相繼發生8起“全能神”邪教組織人員非法宣傳煽動、公開聚集鬧事案件;湖南岳陽烏xx對“世界末日說”深信不疑,購買全套的逃生裝備,仔細策劃逃生路線。淘寶售賣起了“2012世界末日諾亞方舟船票”,30天內成交記錄達到了4550件。

  趙維山的邪性源于“全能神”起家的那一天,伴隨著“全能神”的每一步和發展,“全能神”怎能不邪?

【責任編輯:天涯】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