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晉善晉美

晉中是“和”文化的發祥地

來源:山西日報 作者: 時間:2019-08-26
  原標題:晉中是“和”文化的發祥地
  魏絳和戎,可以稱之為中國“和”文化的肇始,也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提出民族團結的政策

  晉中歷史悠久,早在100萬年以前即有人類繁衍生息,留下160余處舊、新石器文化遺址。傳說大禹時代“打開靈石口、空出晉陽湖”,使煙波浩渺的昭馀澤藪,變成晉中平川的沃野之地。商代晉中地區是商文化與北方文化抗衡的間接控制區,以靈石旌介商墓為代表,發掘了3座較大型墓葬,總體來看應屬商文化系統。商代后期,箕子封邑于箕(今榆社、太谷一帶),始建城邑。

  西周初年,周王室為了鞏固其統治,大力推行宗法分封,周成王(周武王之子)封其同母之弟叔虞于古唐國,唐國是殷周時期存在于今山西南部的翼城、曲沃、襄汾和絳縣之間方圓不足百里的一個小國。周王室對這次分封極為重視,為此曾舉行過盛大的冊封典禮和隆重的授土授民儀式。周王室不僅賞賜叔虞稀世的戰利品和授土授民,還由于唐國周圍被戎狄國家所包圍,特此規定了治國方針即“啟以夏政,疆以戎索”,要求“夏政”與“戎索”兼施并舉,既在夏人的故墟,又在多山的戎狄地區;既發揚夏氏民族的傳統,又尊重戎狄民族的習慣規章,因地制宜地治理自己的諸侯國。

  叔虞死后,其子夑父繼位,國都遷到肥沃的晉水之畔,改國號為晉,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更改國名的君主。從叔虞經九世至穆侯,大約相當于西周時期。這一時期除了始祖叔虞以晉獻嘉禾在諸侯中曾居于特殊地位之外,其他晉侯治績平平,使得晉國在諸侯國中地位不高,疆域少變。晉獻公即位之初,正值齊國稱霸華夏,楚國已經勃興,鄭國也曾形成過所謂的“鄭莊小霸”,秦國亦有較大發展,國內內亂剛剛結束,百廢待興。晉獻公在穩定和鞏固其統治之后,對外吞小食大開疆拓土,堅持不斷對外用兵,使晉國的地理界域大大突破“河汾之東方百里”的范圍,不僅跨越黃河到達今河南豫西部分地區,而且覆蓋了幾乎整個晉南地區以致今晉中的南部地區,他也因而被稱為晉國的“始盛之君”。公元前636年晉獻公之子重耳經過驪姬之亂,流亡19年后回國即位,是為晉文公。公元前632年,城濮之戰,晉國以少勝多,大敗楚軍。戰后晉文公大會諸侯于踐土(今河南原陽西南),周襄王冊封晉文公為“侯伯”,并將河內、陽樊兩地賜給晉國,晉國南部領土進一步擴大到今河南濟源西至新鄉一帶,晉文公的霸主地位得以正式確立。

  早在叔虞封唐之前,周武王(周文王之子)對興兵征伐戰爭中的有功之臣,按戰功大小分為公、侯、伯、子、男五個爵位按級封侯,少數民族山戎族一支部落的首領就被封子爵,在封地無終山(今河北玉田縣城區6.7公里處)一帶建立無終國。至晉悼公時,晉國仍是諸侯勢力強大的盟主,而戎人國家由于秦國在關中地區的崛起,不斷兼并戎國,戎人在西部難以立足,只得向東轉移。燕國緊鄰無終國,由于當時國力不盛,根本無力南顧,無終國得到興國發展的機遇。這時的無終國君嘉父,勵精圖治,謀略不凡,內修國政,加強武備,于晉悼公三年(公元前570年)對外聯絡其他十幾個戎人國家,并至無終國,歃血定盟。同時,積極推進與晉國的親和關系,居于晉中一帶的戎人此時并入無終國。

  公元前569年,嘉父派使臣孟樂入晉國納虎豹之皮,請求與晉國議和。晉悼公認為“戎狄無親而貪,不如伐之”。晉國司馬魏絳向他陳述和戎五利:“戎狄薦居,貴貨易土,土可賈焉,一也。”戎狄為馬上民族,以游牧為主,因而輕視土地,重視財物。晉國可以利用戎狄的這一特性以財物向其換取土地,從而擴大晉國的北部邊界。“邊鄙不聳,民狎其野,穡人成功,二也。”與戎狄的連年戰爭導致晉國北鄙農事荒廢,人民十分疲敝。而與戎狄修好,則人民可安居樂業、回歸土地,農業生產就可以得到保證。“戎狄事晉,四鄰震動,諸侯威懷,三也”。戎狄歸降晉國,諸侯必然要受到震動,如此則晉國的國威必將大震。“以德綏戎,師徒不勤,甲兵不頓,四也。”消弭戰爭,既可以修養軍隊,也可以節約保存戰爭物資。“鑒于后羿,而用德度,遠至邇安,五也。”從歷史出發,以史為鑒,以德服人,才能真正長治久安(《左傳·襄公四年》)。

  晉悼公接受了魏絳的建議,遣使魏絳北上和戎,所到之處皆以盟約之策使得諸戎朝晉,僅用8年時間,便取得了晉國與戎狄和睦相處的局面。現晉中市所轄大部分縣區從南部靈石、介休至北部榆次、壽陽包括周邊呂梁市的文水縣、太原市的清徐縣、陽曲縣以貨易土、兵不血刃納入晉國版圖。和戎的成功,使晉國可以集中力量逐鹿中原,而無后顧之憂,魏絳和戎策略對于晉悼公再次稱霸中原作出積極貢獻,《國語》稱,晉國“于是乎遂伯(霸)”。

  魏絳,姬姓,魏氏,乃魏犫之孫,魏武子之子,出身于世家大族。晉悼公即位元年,為了拉攏強族,對世家子弟廣泛進行封賞,魏絳本人即在此時被任命為中軍司馬,負責執掌軍中法度,并因家族關系而得以位列入卿大夫,但在輔佐晉悼公期間卻真正做到了以國家利益為主,執法嚴正、不畏權貴、居功不傲、居安思危,在晉國中興霸業的過程中立下汗馬功勞。特別是他深謀遠慮,力主和戎,使晉國最終達到了擴大疆域和增強國力的雙重效果。晉國君臣為表彰魏絳的功績,取魏絳之“魏”,榆次之“榆”,將和戎得來的榆次更名為“魏榆”,晉悼公還賜予其樂師和樂器。榆次人為了紀念這位給他們帶來和平安寧生活的功臣,將榆次東南八縛嶺上一座魏絳和戎過程中曾經駐足過的山峰命名為“絳立圪塔”。魏絳這位晉國卓越的政治家最終因功改封在安邑(今屬山西運城),死后謚號曰“莊”,后世也因此多稱其為“魏莊子”。

  從歷史文化發展的角度看,魏絳和戎本質上是唐國初年“疆以戎索”文化戰略的延續。西周初年,晉國周圍的戎狄部落有條戎、白狄、驪戎、北戎、狐氏戎、赤狄、茅狄、陸渾之戎等。要保持社會穩定和發展,必須處理好與周邊民族的關系,相互影響和促進勢不可免。事實上,晉國公室所代表的周禮正統文化一直處在與晉國周邊夏、戎文化的融合之中。比如晉國與戎狄的長期作戰中,逐步受到戎狄裝備、戰術、兵種的影響,效其而為之,理應是晉國在春秋時期兵力強大的原因之一。另外,社會上層與周邊戎狄之人的通婚,在各個歷史時期都有發生。特別是“曲沃代翼”以后,在晉獻公和晉文公的妾姬之中,戎狄之人并非鮮見,致使朝廷重臣中也時常出現戎狄后裔。晉文公“攘夷”,只是強調中原文化的主導地位,并不排斥周邊少數民族文化,魏絳和戎之舉是晉國歷史文化與周邊少數民族文化相融合的一次集中表現。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提出民族團結的政策,并開辟了歷史上華夏民族爭取團結少數民族最成功的先例,對后世用非暴力手段解決族群之間、國與國之間的紛爭、促進各民族融合發展有著極為重要的先導意義。

  魏絳和戎,可以稱之為中國“和”文化的肇始,晉中當之無愧地成為“和”文化的發祥地。正是因為晉文化中早已生長著容納周邊文明的種子,才會在戰國時期出現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的文化整合,也才會從漢代開始在山西地區逐漸形成多民族文化共同發展的大局面。

  從古代政治文明演進的角度看,魏絳在“和戎”過程中追求并實踐民族和諧、和睦、和平,以德服人,以仁施政的理念,這在我國古代政治思想史上都具有開創性的意義,也是魏絳和戎能夠彪炳千秋的主要原因。(高雄輝) 

 

 

  

【責任編輯:端木堇】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官网开奖